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老师的个人主页

Where there is a will, there is a way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年过半百,经历坎坷.少年遇"文革",下乡八载,虽历经磨难,唯斗志不减,农耕间隙自学不辍,终守得云开日出,考进大学.大学毕业后先后经历了中学执教,国企管理,外企高管,最后回归重执教鞭.目前在家精心培养有志掌握英语的中小学生.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孩子学有所成,桃李天下.

网易考拉推荐

转载《当“矫情政治”绑架了雾霾治理》  

2013-12-10 19:48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鲁宁   观察者网专栏作者,《东方早报》首席评论员


连续一周,雾霾锁定半个中国,民间集体发牢骚情有可原。牢骚之外,有极少数人抓住机会攻击政府,攻击制度,恨不得全盘否定中国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全部成果。

雾霾危害健康,人人厌恶实属正常。但雾霾又系工业化伴生的副产品,与工业化与生俱来。笔者这些年见多了一种情况:一些国人,一边优先享受着工业文明的巨大收益,另一边却借雾霾攻击政府和国家制度,塑造自身替民呐喊的“出头鸟”形象,博取网络上廉价的掌声——若说两年前或一年前微博闹哄哄时,如此“博彩”还可玩个屡玩屡爽——放在时下,只能招惹来越来越多网民的厌烦。

不是笔者生性消极,更非笔者愿与阿Q为伍,讨论和直面中国当下的雾霾,一不能脱离国家发展阶段,二不能脱离13.5亿人口这个最大的国情。

何谓发展阶段?

撇开学理层面文绉绉的定义不言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雾霾锁定英伦三岛就是最朴素的诠释。如果说英伦三岛离我们太远,那就以上海的苏州河为鉴:苏州河恶臭半个多世纪,最近十数年水质日趋改善,表面看是政府投入大额治污资金起了作用,可究其本质成因何尝不是发展阶段使然?!此两例“一正一反”,结论却殊途同归,既形象还贴切。

何谓国情使然?

13.5亿人口(相当于两个半欧洲的总人口或四个美国的总人口)仅生活耗能一项,每年得烧掉多少煤,排放多少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?端坐在高耸入云的写字楼宇内,开着26度的暖空调,在那儿骂骂咧咧痛斥政府为什么不尽快改变中国的能源结构,这不是“矫情政治”还能是什么?!

中国火力发电装机容量与年发电量均已成为世界第一。可就这么着,中国人均用电量不到美国的八分之一,中国还不能做到人人享有用电的权利。电主要由一次能源转变而来,用天然气发电可减排一半以上,可中国有没有把全部煤电机组统统换成燃气机组的资源禀赋呢?退一万步说,就算全世界的天然气全部用来为中国人发电,中国的发电机组还不照样吃不饱而不是撑不了。

淘汰落后产能尤其是过剩的钢铁、水泥、重化工产能,不可能因雾霾来了就在短短数年间一关了之。落后产能的背后是几千万个家庭的生计和数以亿计的饭碗。在替代产业未能大批成长起来之前,淘汰落后产能没那么容易。惟一容易的是,已经富裕到坐在写字楼宇里就能大把揽钱的“金主”,才可以坐着说话不腰疼。而这样的“金主”占中国人口的比例又有多高?同样,以敢于为民呐喊自居的公知大V,一多半生活在体制内,坐享体制内的一切好处,端起碗吃肉,放下碗即“吃里扒外”充当反体制“斗士”。

人比人气死人。“你”先富裕了,“你”诉求清新空气,可更多的“他”适才勉强过了温饱线,更需要有一只稳定的饭碗增加收入。这更多的“他”,对饭碗的材质没有要求,金饭碗不敢奢望,银饭碗不敢奢望,细瓷饭碗也不敢多想,能谋求一只粗瓷饭碗就极为不易。这就是为什么雾霾锁定申城一周,那么多的建筑工地上,农民工仍在露天作业的缘由所在!电视记者开着采访车,跑到工地上哇啦哇啦责问项目经理为什么不执行政府的“雾霾停工令”,却全然无视工地上的农民工,可是干一天活开一天的工钱呀!

多数中国人懂得“认命”。把这“命”装进雾霾里,就是治雾霾不可能脱离发展阶段和国情现实。现实中,认“命”的中国人对雾霾多半抱定一个忍字,都深知承受雾霾带来的污染,就是国家特定发展阶段因发展而必然伴生的代价,人人都得为之分担。

政府也是由人组成的。但凡是人,个个都是碳排放的制造者。生活条件越好,人均排碳量越大。有闲心在网络上骂骂咧咧的主,恰恰是人群中碳排放的大户甚至超级大户。把自己排除在外,只苛求政府减排不力,这叫什么心态——典型的公知大V心态!

在某些个公知大V的嘴里,政府与民间就治雾霾存在着天然的对立。如此观念的立足点有两个:一是政府惟GDP至上,而惟GDP又系官员惟政绩至上。这是什么逻辑——GDP怎么了,没有了GDP背后所创造的无数饭碗,让进城的数亿农民工都喝西北风去?!让接下来的新型城镇化如何开展?!

雾霾系积累性爆发,政府早年“带”着各行各业粗放式发展自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全社会各行各业也须分担各自的责任,我们每个人也都系雾霾或多或少的制造者。既然制造雾霾谁都有份,那就别把责任都推给别人,把公益心惟我独占。

上海雾霾

雾霾下的上海陆家嘴

放眼今天的世界,还找不出哪个国家的政府如中国政府那样,对治雾霾肯动用一切可动用的资源。自媒体和微媒体时代,连小学生甚至幼儿园孩童都是监督的“嘴”——因此有人说,政府被动治雾霾那是被骂出来的。没错,若就事论事的确如此。否则,PM2.5笔者小时候就有,可那时只管叫雾,从未听说过霾。可笔者更倾向于政府从十六届三中全会起,的确开始了致力于科学发展之努力。科学发展是理念,是发展的行动纲领,更是此前数十年粗放式发展打下的物质基础。完全可以说,没有粗放发展在前,又哪来科学发展渐渐呈现。政府和人一样,都是在对错误的认知和对教训的反省中才能变得成熟起来。

讲科学发展,绝不是对造成雾霾的一切工矿企业一关了之。作为政府,它只能在治雾霾、转结构、升能级之间寻求并保持彼此的平衡。如果治雾霾与人们的饭碗发生了直接冲突,而短时间内又不能为丢了饭碗的人们提供替代饭碗,那么,治雾霾之紧迫同样须首先为保饭碗让路。这就是针对科学发展的最朴素的认识论,亦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的方法论!

煤电污染和汽车尾气污染,既是现阶段制造雾霾的两个显性元凶,亦是现阶段通过治理最有可能见效的两大治雾霾发力方向。前者主要是发展绿色能源,可如果发展核电就起哄闹事,发展水电被斥为破坏生态,发展风电、光电被污蔑为好高骛远脱离实际(起哄闹事的舆论制造者与斥责政府治雾霾不力者系同一批人),那么又让政府如何面对?同理,倘若高收入者皆追求大排量私家车摆显,日子紧巴巴者即便贷款也“宋姥姥嫁人看大样”,对不起,就此两大领域治雾霾同样是扯淡!

治理国家,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和冲突包括治雾霾,今天的中国并不缺乏且愈来愈不缺乏认识、决心和决断。中国当下的最大问题,是各种治理难题被“矫情政治”人为绑架,弄得政府和社会各界“里外不是人”,以至于一次次错失治理具体问题的最佳时机,继而人为抬高治理难度和治理成本。更有少数人铁了心、一厢情愿地充当西方敌对势力“搞散中国”的急先锋。如果说这就是所谓民主社会的雏形,那么,笔者以为这样的民主对国家、对社会,对老百姓实乃有害无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