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老师的个人主页

Where there is a will, there is a way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年过半百,经历坎坷.少年遇"文革",下乡八载,虽历经磨难,唯斗志不减,农耕间隙自学不辍,终守得云开日出,考进大学.大学毕业后先后经历了中学执教,国企管理,外企高管,最后回归重执教鞭.目前在家精心培养有志掌握英语的中小学生.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孩子学有所成,桃李天下.

网易考拉推荐

转载《@李承鹏被销号,早晚注定发生》  

2014-07-08 10:54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言:近年来,中国网络上活跃着一批自称是“自由派”的反体制人士。他们的言行可以概括为:中国的现行制度是邪恶的,必须推翻,中国的历史是必须重写的,必须回到民国去,中国的所有成就都是虚幻的,如果中国不实行西方民主制度,必将垮台。。。。。

其实,他们的一切可以用一个词概括:极端。凡事比谁更能胡说八道,凡事比谁能做得更极端。在台湾,香港、埃及、乌克兰,叙利亚,直到现在的伊拉克,他们有广泛的同盟军。这些人就是在比赛,谁的喉咙更响,谁的拳头更大,谁更无赖。你和他说东,他就扯西,他辩不过你,就骂你五毛,再不行,他就上街,冲击议会,扔东西,再不行,就拿起武器进行所谓“抗暴”。总之,他们永远没有错的时候。

幸亏,他们的海外战友们的野蛮行径已经使他们丧失了正当性,将他们的流氓本色暴露无遗了,所以,无须和这些人浪费口舌。

和这些人去辩论什么“宪政”、“民主”就上了他们的当了,这就等于和贼讨论法制一样可笑。对这样蛮不讲理,只想以无赖手段来达到目的的无赖,只有一个方法:把他们扫进厕所,除非他们愿意在中国按中国的游戏规则来行事,而不是一厢情愿的按照西方的游戏规则来行事。


单仁平

  @李承鹏 的账号7日晚间在新浪微博上消失。在一段时间以来被取缔的微博账号中,李承鹏算是最典型的之一。李承鹏常被称为“李大眼”,在大V中很有代表性。他语言激烈,尖刻,而且差不多篇篇“骂政府”。此外他是因杀城管被判死刑的夏俊峰的公开支持者。中国近年的很多重大公共事件里,都有他的身影。

  李承鹏曾被多次短期“微博禁言”,但他被“封号”,这是第一次。以往有过被取缔的账号重新复活,那样的经历常常被自由派用来在舆论场上炫耀。不知道@李承鹏最终的结局是什么。

  然而“李承鹏模式”在中国不可能无限地走下去,当它突破了底线时终将受到制约,这已是越来越清晰的现实轮廓。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对此想不通,或者他们能够明白这其中的逻辑,但不肯接受,就是要搞撞线的游戏,这是他们很特殊的个人选择。

  李承鹏原是足球评论员,在专业领域算得上独树一帜,但后来玩起了政治,走上完全不同的舞台。骂政府给他在互联网虚拟社区带来人气,这种人气成为他在现实社会增加影响的筹码。对不少网络自由派名人来说,这个过程有点像吸毒,越吸越上瘾,变得离不开。

  在一些激进自由派当中,似有一个不切实际的指望:中国制度将出现颠覆性变化,甚至崩溃。他们大概认为在中国搞政治对抗是“有前途的事业”,相信西方力量终将获得普世性胜利。一些人对站到主流社会的对立面毫不在意,乃至主动向体制“挑衅”,就是这个原因。

  随着中国的法治化和开明化,“异见人士”的人生风险大大降低。此外中国社会的市场化和多元化为各种人提供了生存条件,不少激进自由派人士只要没触犯法律,过得都还可以,有些还挺有钱。

  国家的体制和主流社会如何与激进自由派相处,这是中国社会建设的重大课题。客观而言,激进自由派并非毫无正面贡献,在推动中国加快改革方面,他们是合力中的一个元素。

  现在的问题是,激进自由派必须有底线意识,他们需要恢复已经失去或者麻木了的敬畏感。在大而复杂的中国,边界意识和对度的把握对任何人和力量都十分重要,激进自由派人士无论有什么政治信仰,他们必须首先遵纪守法。

  在追求所谓“言论自由”时,激进自由派人士不能向国家的政治凝聚力开刀,公开挑战国家政治制度。他们需要清楚,严重违宪的言论不可能在中国畅行无阻,无论他们喜不喜欢,中国都不是可以尽情宣扬西方政治价值观的地方。

  “搞民主”不是一张护身符,违反了法律和规定后都能豁免。如履薄冰的意识,什么人都应该有一些。一些官员权倾一时就忘乎所以,到头来栽了跟头。激进自由派获得话语权后,也不能滥用自己的权力,否则也一定会遭遇相应的挫折。

  在与激进自由派力量打交道的过程中,国家是表现出了耐心的。如果个别激进自由派人士还是要撞线、对抗,那么这就是他们的政治和人生选择。他们需要为此承担各种后果,这没什么好抱怨的。在他们之前,很多寄希望于国家政治崩溃的人输得精光,将长期碌碌无为做了豪赌的成本。他们站到了时与势的反面,因而注定如此。今天的新激进自由派,最好别复制那些人的悲剧。▲(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)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