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老师的个人主页

Where there is a will, there is a way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年过半百,经历坎坷.少年遇"文革",下乡八载,虽历经磨难,唯斗志不减,农耕间隙自学不辍,终守得云开日出,考进大学.大学毕业后先后经历了中学执教,国企管理,外企高管,最后回归重执教鞭.目前在家精心培养有志掌握英语的中小学生.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孩子学有所成,桃李天下.

网易考拉推荐

转载《革命四年,利比亚倒退几十年》  

2015-10-14 21:31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前言:利比亚四年前的“革命”曾为中国的公知们和网络民主暴徒们热烈欢呼过。他们喜极而泣,因为他们坚信,西方民主之花即将开遍全世界,并且将很快也在中国盛开。我当时就给这些幼稚的政治白痴当头一盆冷水,告诉他们,无情的事实将给他们一个大嘴巴。现在,美国插手的中东国家无一幸免,全都成了人间地狱和恐怖分子的天堂。天真的伊拉克人、利比亚人、叙利亚人和埃及人现在发现他们的美梦成了噩梦,但已经为时已晚。什么叫万劫不复?
中国不是中东,中国政府和人民没有那么天真和白痴,中国是不会允许这种闹剧在华夏大地上发生的。对于试图搞乱中国的势力都要迎头痛击,将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。无论他们唱得如何动听,我们都不能步利比亚等国的后尘!该文后面附有我在4年前写的文章《卡扎菲之惨死使西方“民主”神话破灭》 。

【环球时报驻德国、利比亚特约记者 青木 余歌】2011年10月23日,当利比亚“全国过渡委员会”宣布全国解放的那一天,马哈茂德对未来充满憧憬。和当时的许多利比亚人一样,马哈茂德并不喜欢、甚至厌恶卡扎菲。所以,在北约帮助下,像马哈茂德这样的民兵蜂拥而起,推翻了卡扎菲政权。马哈茂德认为,只要打倒了独裁者,凭借丰富的石油资源,利比亚将成为“北非的迪拜”。

  也就是从那时起,的黎波里街头涂满了“利比亚终于自由了”的标语。如今近4年过去了,街头又增添了许多新涂鸦,最多的是“干掉哈夫塔尔”。哈夫塔尔是利比亚武装部队最高司令,但他的军队却不能控制首都,首都目前被反政府的“利比亚黎明”控制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卡扎菲老家苏尔特已完全被IS占据。2011年的革命显然失败了。

  失败的后果很严重。联合国10月初发布的报告估计,约有300万利比亚人受到冲突影响,占其总人口的1/2。欧盟数据显示,自“阿拉伯之春”以来,每年有数万至数十万利比亚难民乘船驶向意大利。

  27岁的纳兹尔就是从意大利登陆来到德国的。“以前,(利比亚)年轻人可以挑选工作,苦活由外国劳工干。2011年之后,年轻人几乎都没了工作,许多人被迫加入武装组织。”纳兹尔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“更别提职业培训,年轻人待在利比亚没有未来。”纳兹尔目前在参加柏林市政府为难民提供的机床技工培训。 

  55岁的难民索拉里斯以前在利比亚一家研究所工作。与许多知识分子一样,他也曾支持“阿拉伯之春”,憧憬“真正民主”的到来。不过,结果让他大失所望。“利比亚的遭遇是给我们的深刻教训”,他说。 

  “内战让利比亚倒退了几十年。”索拉里斯说,以前利比亚是非洲比较富裕的国家,现在是最贫穷的国家之一。而且,大批外劳逃离,对利比亚的经济也是灾难。利比亚曾经有250万合法与非法外劳。“经济恶化还不是最可怕的,利比亚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,才是如今面临的最大障碍。” 

  栖身慕尼黑难民住所的阿扎德同样曾拥有美好的生活。他曾是利比亚一家德国企业分公司的工程师。“卡扎菲时代,我们在的黎波里拥有不错的生活。有一座独立别墅,一辆德国汽车,收入稳定。”阿扎德说,“逃难到德国是无奈之举,主要是为了家人的安全和孩子的教育。如果未来利比亚政局稳定,我们仍希望回到利比亚。” 

  实际上,战乱不仅让利比亚人四散逃离,也使它成为非法移民的中转站。尤其是去年8月利比亚两派全面开战以来,非法移民进出利比亚如入无人之境。据联合国统计,今年已经有近13万人从利比亚出发偷渡到意大利。 

附:我于2011年18月28日写的文章《卡扎菲之惨死使西方“民主”神话破灭》  

       当卡扎菲被捕后死亡的消息传来时,西方领袖无不欢欣鼓舞,举杯同庆:民主之花到处开花,世界即将迎来民主时代。中国的一小撮为西方主子卖命的狗腿子自然也手舞足蹈,对着血淋淋镜头引吭高歌。他们扯足嗓门:这就是独裁者的下场!让全世界的独裁者发抖吧!

       然而,这些民主卫道士没有高兴太久。当大量透漏事件真相的资料公之于众的时候,他们的大嘴就闭上了。因为,他们的那些利比亚“民主战士”实在是太不争气了,他们的野蛮行为使得那些对卡扎菲如何野蛮的描述相形见绌。那些人连人都算不上,把他们算到野兽中去,野兽也不干。如果这样的人自称民主战士,那么西方民主领袖只能找个地方钻进地下了。现在,多国西方领袖对此“表示反感”。利比亚新政权假惺惺地表示要“调查真相”。中国的民主斗士一个个都像瘪了气的气球,蔫了。

       我的观点是,即使利比亚出现这种局面,并不表示民主(西方建立在启蒙运动基础上的民主)是错的,西方民主是人类的进步,这是无可争辩的。但它是产生并发展在特定土壤上的。西方能成功实施民主制度是由于成功地进行了启蒙运动,从而为欧美资产阶级革命作了思想上和理论上的准备。启蒙思想家们宣扬的天赋人权、三权分立,自由、平等、民主和法制等思想原则得到广泛传播,形成了强大的社会思潮,动摇了封建统治的思想基础,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,促进了社会的进步。

       日本的成功建立在改良性质的“明治维新”的成功基础上。“明治维新”是日本的启蒙运动。民主成功的基础是全体人民必须具有良好的教育、较高的法制精神、很强的社会契约精神等。

       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心里很明白民主的前提是什么。但他们为了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展到全世界,把民主制度强加到所有国家去,这样必然会造成混乱。现在的发展就已经证明他们的错误行径。最先爆发“阿拉伯之春”的突尼斯的民主选举产生了一个由伊斯兰政党执政的时代,西方领导人“大跌眼镜”。毫无疑问,这绝不是他们想要的西方民主。现在的利比亚的前景更是一片灰色。伊拉克“民主”已经快10年了,但“民主”除了选举这个形式之外,神马都没有。

       放眼世界,欧美以外,除了少数教育水平和法制水平高的国家和地区(多数是小地方),民主制度成功的例子凤毛麟角。在原来发展水平就不高的地区,民主制度反而成了贪腐的护身符,因为选举制度为贪腐者做了背书。像菲律宾,号称亚洲的“美国”,是亚洲最早实行美式民主制度的国家之一。民选总统走马灯似地更换,但至今没有一个不贪的。菲律宾整个国家更是几十年来几乎发展停滞,原地踏步。1950年代,菲律宾曾经是亚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,仅排在日本之后,而现在,已经快被人遗忘了。巴西是一个新兴的民主大国,但最新资料显示,巴西贪官奸商的赃款流出国外的达4000亿美元。泰国、印尼、俄罗斯、印度......现在都是实行民主制度的,但贪腐情况都比中国更猖狂。

       民主是药,但不是万灵药。它治某些人的病,但不能治所有人的病,如果病急乱投医,只能加剧病情甚至一命呜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